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书法练习上(含着毛笔s

“刚刚怎么教你的?横平竖直,握笔一定要稳,怎么这么不听话嗯?”陈越一边说着,走到李苏的身后,带有深切惩戒意味的巴掌招呼上了那两瓣圆翘白皙的娇臀。李苏刚刚洗完澡,屁股又热又嫩,散发着微微的淫靡不堪的热气。

“啊呜…”随着李苏的一声呻吟,娇嫩的屁股上很快显出了浅浅的巴掌印来。屋内开了暖气,温度并不低,李苏浑身赤裸地跪在一张羊毛毯子上,胸口小小的乳头微微充血挺立起来,相比屁股略显纤细的腰肢微微地颤动着,在室内灯光下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李苏的姿势略显羞耻,他两腿微微朝前分开,私处在灯光底下清晰可见,匀称细致的双腿之间摆着张洁白稠密的宣纸,宣纸底下垫着书法专用的毛垫。腿间的宣纸上仅写下了寥寥几个字,而在他的脚边则有更多因为写错字或者写得不好而被搁置一旁的宣纸。

李苏的身前斜放着一面清晰明亮的镜子,从镜中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自己的私处深埋着一只毛笔,被强制性刮干净体毛的私处还泛着令人羞耻的深粉色,可爱水嫩的花穴还湿漉漉的,仿佛含春少女的朱唇一般颤抖着、深深地含着一只粗大的毛笔,毛笔毫不留情地残忍地将娇嫩的小穴撑开,可以想象一长截笔身都已经地顶入了小穴的深处,从未被小穴吞入的部分可以看出笔身凹凸不平,用精细的工艺雕刻着龙盘柱的样式,坑洼的龙身盘旋而上,在笔的尽头高高翘起的龙首则狠狠地碾压着内里敏感的黏膜。在提胯扭腰写字的时候,李苏仿佛能感受到做工精巧的龙头上的牙齿在咬弄着自己的内壁。

笔身上泛着淫靡的水色,在灯下明显的水渍显得更为色情,李苏一边呜咽着羞耻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边努力摆动着自己的腰肢使狼毫在纸上写出一个个端正的大字。

“这个字最后一笔要藏锋,但是不能停顿这么久,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陈越一边说着,拿起一旁红木戒尺,慢悠悠地拍在了李苏紧绷着的屁股上。

木质的戒尺带来厚重的钝痛,即使陈越只用了三分力,厚重的红木也让李苏的屁股微微凹陷下去,白皙的臀肉肉眼可见地红肿了起来,李苏同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哀叫,整个身体因为疼痛而紧绷起来,凝脂般的皮肤在灯光下颤抖着,毛笔也因为颤抖在宣纸上溅下了不规则的墨印。

“啧,这张纸又写废了,宝宝可真是不认真啊,这都第几张了,是不是该好好罚罚?”

“啊呜——轻、轻一些…”李苏的腰被陈越按下,带着红印的屁股高高翘起朝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