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风女器调教叁(扇乳

说罢,旁边便有人将崭新的竹篾呈了上来,青色的竹制品在烛光下闪烁着张牙舞爪的光泽,李苏纤长的手指紧紧攥住了披风的一角,害怕得整个人缩了起来。

陈越伸手取了竹篾,那竹篾薄而狭长,大约只有两指宽,经过特殊处理,的确与宫中御用的那些有所不同。末端毛刺经过一番烘烤与晾晒,虽然细细小小的并不显眼,但入手却是根根分明,摸上去又硬又扎,如此一鞭抽在美人敏感之处——

陈越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李苏哭着求饶的样子了,周围太监很有眼色地端来了百宝嵌黑漆六折屏风,殿中两人望着屏风上精湛的花木山石雕刻,直到一声竹篾破空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两人略显慌乱地低下了头。

竹篾鞭笞皮肉的声音清脆又带着低沉的余音,那是两人再熟悉不过的,鞭笞奶肉时发出的声音。越是小巧娇嫩的乳球被挞责,击打的声音会越发清脆,如同清晨的露水从屋檐边滑落,直直地落在柔嫩的花瓣上一般。光听声音,便能想象出白嫩饱满的乳肉被竹篾无情地挞责时的可怜情景,狭长的竹篾会随着一次次地鞭笞陷进肥软的乳肉之中,那两团奶球会被打得上下翻飞却又无法躲开。

渐渐地,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来,雨声越来越急促,接二连三的雨滴颗颗不间断又急促地落在花叶之上,花瓣颤抖着承受每一滴雨的重量。每一鞭打得既快又稳才会发出这样的悦耳声音,在急促的雨声之间,仿佛还能隐隐约约地听闻叶片摩擦发出的暧昧声音和低低的抽泣声。

屏风之后的李苏早已被褪下披风,挺直腰背跪坐在陈越面前,被鞭责得又疼又羞,却只敢低低啜泣,时而小声呼痛求饶,娇嫩的乳肉被抽得小幅度上下跳动,仿佛被放在砧板上拍打嫩豆腐一般不停颤抖着,下一秒就要被打碎,像是在逃避鞭笞又像是在迎合。

陈越落鞭的速度极快,疼痛的感觉刚刚从一边的胸前炸开,另一边也立马狠狠地挨了一下,被鞭笞的尖锐疼痛在方寸之地层层迭加,李苏终于忍不住地哭喊出声。

“呜啊——痛、呜——不、不要呜呜——!别打、啊啊——呜……陛下呜——饶了奴呜呜……”

李苏双手紧紧抓住了身下的披风,胡乱地摇着头,整个人被打得如同狂风暴雨中摇摇欲坠的花朵,疼痛与羞耻让他颤抖着落下泪来,汗湿的黑发黏在哭得泛红的脸旁,然而风雨并没有停止的意思,李苏只感觉自己的一对乳要被人翻来覆去地打肿了、打破了。

更别提那尖锐的毛刺随着鞭笞扎着娇嫩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
相关阅读